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  开始之前
  百度CEO李彦宏在2015年时说过一句话:“我每天五点多就醒了,因为我很着急,着急机会太多,而自己不能什么都做,要放弃一定的机会,要聚焦自己真正擅长和喜欢的东西。”
  当时马云就回应:“李彦宏挺逗,我们想明白我们要什么我们有什么放弃什么的时候,其实机会并不多。例如,地上如果有九只兔子,你要死死盯住一只,不要换兔子。如果这个抓抓那个抓抓什么都没有抓到,想明白自己要什么有什么放弃什么的时候,对我们这样规模的企业机会并不多。”
  毫无疑问,大公司的发布会越来越多,业务越来越多,要抓的兔子也越来越多。正如昨天内容里华兴资本CEO包凡说的,像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建立的是一个多面模型,涉足于多个领域。
  互联网发展速度过快,当新一波浪潮到来时,人人都希望自己还在车上。所以,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变得很焦虑;他们又总是喊着要颠覆其他行业,搞得其他行业也很焦虑。在很多公司,加班已经成为美德,996(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)成为常态。
  不过,wifi万能钥匙的创始人陈大年说,自己分析了包括盛大、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内的公司的成功路径,发现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做成,其实就是取决于个别几件事。发现了这一点之后,他就变得从容了。他创办wifi万能钥匙3年半,声称自己每天只工作6个小时,周六周日绝不工作。陈大年的这个说法让他成为互联网创业者里的一股清流。不过,要一周工作5天,每天工作6小时也是需要资本的——上一次陈大年在互联网圈里刷屏,是2015年春节他决定给公司的40个员工每人发一辆特斯拉。
  陈大年的少数几件事理论和天使投资人王刚的“舍量保质”有相似之处。70万投资了滴滴,如今滴滴已经成为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之一,这让王刚突然收获了巨大的知名度、无数的会面邀约和无数的商业计划书。王刚的应对策略就是“舍量保质”。
  其实,少数胜过多数的道理,巴菲特老爷子早就阐述过。他最爱说的一句话就包括:一小粒希望钻石胜过一大块人造水晶。
  今日8条,共计4854字,建议阅读时间10分钟
  1.“保险业姓保、保监会姓监”
  可做谈资
  12月13日下午,中国保监会召开专题会议。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说,要全面落实“保险业姓保,保监会姓监”的要求。一是要正本清源,分清保障与投资属性的主次。投资只是辅助功能,是为了更好的保障,不能本末倒置。二是要从严监管,加强对保险资金运用的监管。项俊波提出了三个原则:投资标的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、股权等非固定收益类产品为辅;股权投资以财务投资为主,战略投资为辅;少量的战略投资应当以参股为主。“努力做资本市场的友好投资人,绝不能让保险机构成为众皆侧目的野蛮人,也不能让保险资金成为资本市场的「泥石流」。”
  这是项俊波首次公开提到“保监会姓监”的说法。一位参会的保险公司高层说,项俊波长达100分钟的讲话,“内容之详细,措辞之严厉,之前没有见过。”比如,项俊波警告一些险企说:“强调千遍不如问责一次,约谈十次不如停业一次,不行还可以吊销牌照。”
  2. 监管整顿是对投资风险定向“挤脓包”
  可做谈资
  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12月13日接受《人民日报》采访时说,监管自身理念、规则、力度仍有不足,是“野蛮人”成长的外因,保险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是造就“野蛮人”的基因。他点名“万宝事件”说:“个别保险公司与非保险股东作为一致行动人举牌上市公司股票,导致大股东意志主导投资决策,损害保险公司利益。「万宝事件」中,前海人寿作为宝能系一致行动人投资万科A,有必要对此类行为进行规范,防止保险资金被利用、被错误使用。”
  陈文辉还透露,保监会近期将出台四项措施:一,明确禁止保险机构与非保险一致行动人共同收购上市公司;二,明确保险公司重大股票投资新增部分资金应使用自有资金,不得使用保险资金;三,重大股票投资行为必须向保监会备案,对上市公司的收购行为要得到保监会事先核准;四,下调权益类资产和单一股票投资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,前者从40%下调到30%,后者从10%下调到5%。“把去年「救市」时放宽的投资比例再收回来。这个比例,稳健型公司用不了,反倒让激进型公司钻了空子。目前恒大、前海两家公司投资股市资金共有574亿元,仅占保险资金股市投资总额的3%,监管整顿是对投资风险定向「挤脓包」,不会影响股市稳定。”
  李翔
  监管开始对保险资金投向二级市场施加诸多限制。但是保险公司总是需要为自己持有的资金寻找高收益的投资标的。接下来,这部分钱的流向,会是个有趣和值得关注的问题。
  3.创新与节制
  可好好学习
  可自省
  天使投资人王刚在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的演讲上分享了他的几个观点,以下三个让我印象格外深刻。
  第一个观点是,匠心是能在行业做到优秀的基础,但如果想成为未来的大赢家,需要在匠心的基础上做结构性创新。“有些人擅长埋头做匠心的事情,而有些人擅长做结构性创新的事情。匠心需要耐心和坚持、需要对美有孜孜不倦的渴求,需要有视人为己的同理心。结构性创新需要更大的视野和格局、需要胆量和魄力、还要敢于对过去成绩进行舍弃、有敢付代价的决心。”
  既有通过匠心做到领导者位置,但不愿意摒弃原有优势,而被做了结构性创新的人超越的情况;也会有只做结构性创新,但因为匠心不足而根基不稳的情况。最佳状况则是:“把匠心做到极致之后再有勇气去做结构性创新”。
  第二个观点是,要舍量保质。因为滴滴越来越成功,王刚也越来越受关注,“我可以有参加不完的聚会,见不完的项目和见不完的人。我有了资源以后,我是不是可以把我投资的项目数量放大一倍、两倍、三倍?去年 20 家,今年 40 家?后年 60 家?用数量去做大我的规模?”他最终选择的方式是舍量保质。“ 做数量并不难,因为它不会挑战到我们的魄力和过去的惯性,只不过是压缩了我们的睡眠和吃饭的时间,这本身没什么突破。我们应该尝试着去消费原来不敢消费的产品,去结交我们原来不敢结交的人,从被动等待,到主动敲门。去offer我们以前offer不起的人,去投资我们原来投不起的项目”;“ 宁可把一件事情做透,而不是面面俱到;宁可跟一个人推心置腹,而不是很多的泛泛之交。只要我们逼自己在「质」上进取,不是在「量」上贪婪,我们的人生就在上升当中,否则就是在平面踱步。”
  第三个观点是,创业不要被平台型公司误导,因为平台型公司凤毛麟角,而大部分公司都是品牌型和服务型。所以,起步不怕小,关键是要美。“ 先做小而美,达到美的程度以后,因为客户的口碑和市场的需要,不扩张也难。”
  4.抛弃掉70%到80%的工作,然后从容工作
  可自我提醒
  wifi万能钥匙的创始人陈大年是盛大创始人陈天桥的弟弟。他在哈佛大学的演讲里回忆盛大创业时期,说当时每天工作15个小时,一年只休息七天。盛大的成功也让他们更加拼命,同时也担心会因为不够勤奋,错过机会导致满盘皆输。结果,在2006年的时候,他们俩去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甚至有一次陈大年还经历过一次濒死体验,晚上十点钟时他躺在浦东的一座立交桥下等救护车。“身体就垮掉了,休养到今天也无法承受正常的工作强度。”
  于是他开始复盘公司的路径,发现盛大达到最高点,其实只需要做对三件事情:一件事情是靠代理《热血传奇》活下来并且赚钱;第二件是推出自主研发的《传奇世界》并且成功,不再担心失去游戏代理权之后怎么办;第三件事情是做成起点中文网,表明盛大不只可以做游戏成功。
  他发现,不止盛大,也包括阿里巴巴和腾讯,“决定这些公司成就的,往往就是其中的几件事,而其他大部分的工作都是锦上添花。只要做对了这几件事、又不太在意短期利益的话,这些公司一样能够达到今天的成就……所以从这个角度再回头看,就会发现我们做的事情里,最有价值的事情很少。如果你不追求一个短期利益的话,你可以把很多的,也许70%到80%的工作全部抛掉。抛弃掉,公司就能够特别从容。”
  陈大年2013年9月创办了wifi万能钥匙,注册用户9亿,月活跃用户5.2亿,是除了微信和QQ外活跃用户量最大的产品,但他说,创业三年半来,他每天工作时间差不多只有六个小时:每天早上十点半到公司,中午会有两小时的吃饭和健身时间,到晚上六点钟雷打不动回家,礼拜六礼拜天绝对不干活。
  李翔
  其实对应到所有领域都一样。对于投资人而言,真正赚钱的是少数几个项目。对于个人而言,真正起到决定作用的是少数几个决定。
  5.“传统的蓝领跟白领阶级的概念可能被颠覆”
  可供思考
  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的导师是图灵奖得主拉吉·瑞迪(Raj Reddy),瑞迪的导师是人工智能之父约翰·麦卡锡(John McCarthy)。在接受台湾《天下》杂志采访时,洪小文说,在未来,“传统蓝领跟白领阶级的概念可能被颠覆。”传统的在办公室照章办事的白领,很有可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。“蓝领生产者其实很难取代,因为最好的东西是手工,不论是做菜或裁缝师。”
  凡是需要重复做的和大量制造的,都会被自动化。而个性化的东西,则是手工最好,手工就很难被取代。
  李翔
  我们之前也专门做过一期内容,讲在人工智能时代什么资源和什么才能是稀缺的。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再去看下。
  6.一半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都卖给了巨头
  可做谈资
  可开会时引用
  风投数据公司CB Insights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1年起,拿到融资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里有近一半(140家)都被收购了,其中2016年就有40家。“主力买主是谷歌、IBM、雅虎、英特尔和苹果,谷歌以11次收购的成绩位列榜首”。同时,人工智能相关创业的总投资金额也在不断上涨,5年之间翻了7倍多,“2011年,70%拿到钱的AI企业都处于种子轮或A轮融资阶段,但现在,处于中期发展的企业能获得融资的数量不断增多。2015 年,获得融资的B轮和C轮的AI公司占比从之前的20%上升到了26%”。
  7.初创公司CEO在三个不同阶段的工作重心
  可实践中参考
  YC合伙人阿里·洛天僧(Ali Rowghani)曾担任皮克斯的CFO,Twitter的CFO和COO。他在YC博客上发表文章说,成功的初创企业一般都要经历三个阶段,不同阶段,CEO的工作重心也有所不同。
  “ 第一个阶段,CEO的工作是开发出伟大的产品,然后找到一小群热爱它并狂热使用它的人,在这一阶段,初创企业的CEO是首席执行者(Doer-in-Chief),你必须深度参与到产品开发和用户获取的工作中。第二阶段,CEO需要从首席执行者过度到首席公司建设者(Company-Builder-in-Chief),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,一旦你成为成功的首席执行者后,就很难停下来,时时都想事必躬亲。但你必须停下来,只有这样才能去处理只有CEO能做的、影响力很大的任务”。
  洛天僧说,初创企业的第二阶段,“往往从20到25人规模时开始,最终在达到400至500人时结束”。在第二阶段结束时,“你将拥有一支经过「路测」的领导团队,你的直接下属应该是有经验的领导,在你定好方向的情况下,这个人应该可以在高层执行到位,尽量不需要你参与。然后你就可以把公司建设的担子交给领导团队,好让你开始进入第三阶段的工作,也就是把核心业务的利润投入到新的变更性产品上面”。
  李翔
  此前我们也提到过,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教授说,没有一种战略是通用的,不同公司在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战略。与之相对,CEO在不同阶段也需要有不同的侧重点。毕竟,CEO的精力和注意力是公司最稀缺的资源,需要应用到最重要的地方。
  8.在谣言比真相传播快的时候,批判性思维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候都更重要
  此句可入PPT
  12月13日晚上,在Twitter直播软件上同Twitter CEO杰克·多西的对话中,爱德华·斯诺登说:“抵御假新闻和谣言的最好办法不是审查制度,而是让更多的人获得说话的权利去说真话。我们需要确认我们对于谎言和谣言的抵抗不是依赖于「裁判」(指政府审查制度),而是我们作为公民彼此之间的互相帮助,我们谈论、分享消息,以及彼此指出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…… 在谣言比真相传播快的时候,批判性思维比过去任何一个时候都更重要。”包括杰克·多西在内的人正在为斯诺登争取美国政府的特赦。斯诺登自从棱镜门事件曝光美国政府官员监控活动的机密文件后,一直暂住在俄罗斯。
  李翔
  直接引语中斯诺登前面大段的话都是美式的政治正确,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和表达的权利。只有最后一句话才是现实:批判性思维在当下的传播环境中比以往更加重要。但是,只要想一想建立批判思维多么困难,就能明白当下的传播环境了。人类的思维还没有进化到能适应现在的传播环境。
  听你的
  你的工作加班严重吗?你怎么看待很多公司疯狂的加班现象?
  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0 个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